陶华碧的两个儿子,一个建烂尾楼,一个砸了“老干妈”招牌

时间:2023-01-24 20:52:04 来源:兮说戏说

前段时间,有一个热搜震惊了中国食品行业,“老干妈跌出贵州民企前十”。

要知道在90年代,老干妈辣酱火遍全国,从此风靡了30多年。


【资料图】

创始人陶华碧从摆摊的小贩,身家暴增到68亿元,被誉为中国“最火辣的女神”。

曾经,陶华碧信誓旦旦,要将老干妈做成全国第一名。

但如今,继陶华碧之后,苦于没有优秀的接班人,老干妈渐渐在市场上失宠了。

2023年,76岁的陶华碧亲自直播带货,三个月的销售额却不足80万。

陶华碧知道,这都是因为自己的两个儿子不争气,砸了老干妈的招牌。

对此,这位老人忍不住在镜头前落泪,痛斥儿子的不孝,将他们和老干妈品牌划清界限。

从小本买卖到全国闻名的辣酱品牌老干妈,陶华碧当年的发家史究竟有多艰难?

她的两位亲生儿子,又是如何败坏了母亲这么多年积攒下的口碑,将老干妈拉下神坛?

从这段“母强子弱”的故事中,我们又能得到什么启发呢?

01

陶华碧出生于1947年,正处国内饥寒交迫的年代。

农村里重男轻女的思想严重,在陶华碧之前,母亲已经生了7个女孩。

家里都穷死了,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

陶华碧一生下来,就注定不被父母宠爱,刚学会走路就要帮家里干活,否则就没有饭吃。

好在陶华碧天性乐观坚强,每天跟在姐姐后面劈柴火、挖野菜、干农活,没有叫过一句苦与累。

因为没钱买新衣服,陶华碧就捡姐姐们的旧衣服穿,打了好几个大补丁。

因为经常吃不饱肚子,陶华碧就自己用各种野菜搭配辣椒,调配出好吃的辣酱来缓解饥饿。

在陶华碧的乐观坚强下,她很快就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村里的媒人为陶华碧介绍了一位对象,从事地质队里的会计工作。

陶华碧觉得对方稳重踏实,是一位顾家的好男人,于是在20岁的时候就欢欢喜喜地出嫁了。

婚后,陶华碧过上了一段平静的时光。

丈夫虽然薪水不高,每月只有30元钱,但凭借陶华碧的勤俭持家,日子也能将就过得去。

陶华碧平时自己舍不得吃穿,从来不买新衣服,每顿就吃馒头咸菜。

艰苦的条件下,陶华碧喜欢上了自己亲手制作辣酱,那是苦难生活里唯一的调味品。

日子一天天过去,陶华碧怀孕生下了两个儿子,家庭的重担又增加了。

丈夫为了减轻陶华碧的负担,更加卖力地工作赚钱,没想到却因积劳成疾患上了肝病。

命运简直像和陶华碧开玩笑,从此她的生活更加艰辛。

白天,陶华碧外出辛苦打工;晚上,她还要照顾病重卧床的丈夫。

因为没钱买止痛药,丈夫只能每晚忍受着病痛的折磨,每当看到丈夫痛苦的模样,陶华碧只能无声痛哭。

好景不长,丈夫不幸逝世,那一年,陶华碧26岁。

看着膝下两个刚刚失去父亲的儿子,陶华碧咬紧牙关,决定振作,把日子过下去。

为了养活整个家,陶华碧四处找工作。

她只有一米六出头的身高,却把自己当男人一样使。

足足一百斤的水泥,其他人背个几趟就背不动了,陶华碧硬生生背了十几趟。

一个大铁锤有八磅重,一个男人最多抡4个小时就累了,陶华碧却连续抡十几个小时都不歇,只为了想多赚点钱。

更何况,陶华碧每天还起早贪黑地出门摆地摊,她卖蔬菜从来不坐地起价。

有人嘲笑陶华碧是死脑筋,但陶华碧坚持着自己的原则,不赚昧着良心的钱。

后来,陶华碧在贵阳南明区龙洞堡的街上,搭起一个简陋的小棚子,开始卖凉粉和米豆腐。

天冷的时候,生意不好,陶华碧就用背篓背上凉粉和米豆腐沿街叫卖,背烂了20多个背篓。

因为一直用半边肩膀背,直到现在,陶华碧的一边肩膀上,还有着一层厚厚的茧。

苦难从来没有压垮过陶华碧的坚强,即使饱尝生活的辛酸,也要昂头笑着走下去。

苦难也使陶华碧更加溺爱自己的两个儿子,即使自己再辛苦,也不让孩子吃一点苦受一点罪。

02

1989年,陶华碧已经42岁了,她的生活开始迎来了转机。

经过这些年的省吃俭用,陶华碧用积攒下来的所有钱,将简陋的小吃棚子改造成了一家饭店。

这是属于陶华碧的第一家饭店,布置相当简单,只有几张桌椅板凳,就连砌墙的转头都是她亲手捡的。

陶华碧给饭店取名为“实惠饭店”,希望来这的人都能享受到真真切切的“实惠”。

饭店里飘出的香气吸引了不少客人,因为菜很优惠,附近好几所学校的学生都喜欢来这里吃饭。

看到有一些家境困难的学生,用店里免费的辣酱蘸馒头吃,陶华碧想到了从前的自己。

于是她不仅让这些学生经常赊账,还为他们缝补破掉的衣服。

这些热心肠的举动,引起了周围民众的好感,不少人亲切地称呼陶华碧为老干妈。

就算多少年后,陶华碧还能骄傲地对着采访的记者说,“老干妈不是我自己取的,是客人们喊出来的。”

生意越来越红火后,饭店人山人海,陶华碧不忍心让儿子们来受累帮忙,就多招了几个工人。

工人们戴上一次性手套,每天要拌几大钵辣酱,免费给客人当调料吃。

有时候遇到过路的司机,陶华碧还会免费送给司机们一瓶,久而久之,辣酱的名头就打出去了。

于是有一些人建议陶华碧开工厂卖辣酱,“你辣酱生意都比饭店生意火了,不如直接卖辣酱。”

陶华碧想想也是,就下定决心建厂办企业。

1996年,在南明区工商所的所长帮助下,陶华碧租借了南明区云关村委会的两间房子,成立了自己的辣椒酱加工厂。

为了找到合适的瓶子装辣酱,陶华碧亲自去玻璃厂谈合作。

玻璃厂起初看不上陶华碧的订单,觉得她订做的瓶子少。

但陶华碧软磨硬泡,拍着胸脯表现自己想把企业做大做强的决心。

后来玻璃厂签下了这笔合同,这才有了老干妈的瓶身。

于是,陶华碧白天在饭店做生意,晚上就炒辣酱来装瓶。

当年技术不发达,还没有剁辣椒的设备,只能靠人工,因为辣椒气味呛,不少员工望而却步。陶华碧就亲自上阵,撸起袖子加油干,“我把辣椒当成苹果切,就一点也不辣眼睛了。”

不仅如此,陶华碧还自己背上辣椒酱,挨家挨户去推销,慢慢积累了自己的第一批客户。

有时候遭到拒绝,陶华碧也从不气馁,她对自己的辣酱很有自信,让别人尝一口,不好吃她负责。

因为常年劳累过度,46岁的陶华碧患上了严重的肩周炎和颈椎病,手指甲也因天天搅拌辣酱钙化。

又因为一直品尝自己的辣椒酱,陶华碧一嘴溃疡,一吃白米饭就疼,只能喝粥。

这些苦痛,陶华碧从来不放在眼里,她唯一的目标,就是将企业做到第一名。

短短几年时间,陶华碧的工厂逐步扩大规模,从当初的40名员工发展到了200人。

而这段从零开始的艰难创业之路,陶华碧从来不让自己的儿子参与,她希望儿子们能好好读书,从事铁饭碗。

03

1997年,陶华碧的大儿子李贵山被分配到了地质队。

因为陶华碧大字不识,签署文件都是随便画圈,处理公司的一些事务很有风险。

李贵山为了帮助母亲,果断辞掉了工作,正式成为了企业的第一任总经理,但实际掌权人还是陶华碧。

上任第一件事,李贵山先教会了母亲写自己的名字,再制定了一些规章制度,帮助企业合理运转。

在母子的协力合作下,1998年,陶华碧的辣椒酱产值就达到了5000万,于是有很多公司盗版侵权了“老干妈”这个商标。

最多的时候,有50多个产家的辣椒酱都叫老干妈。

即便砸锅卖铁,陶碧华也要与这些侵权工厂打官司打到底。

她觉得,商标只能给一个企业用,不能让给其他企业,否则就是对消费者的不负责。

“有本事自己创,没本事的人才想着钻空子。”

2003年,老干妈的赢了所有侵权官司,大获全胜。

很多国外代理商闻风而来,有人愿意用两栋别墅换老干妈的国外代理权。

陶碧华坚决地说,“我是中国贵州人,我不要别墅,我哪里都不去!”

后来,老干妈凭借自己的实力走出国门,通过了国外严苛的食品安全检验,大受欢迎。

此时,有人开始劝陶华碧趁机将企业上市,陶华碧也拒绝了。

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圈钱的手段,她从来不做。

为此,陶华碧也给自己的儿子定下家规,绝对不能碰入股、控股、上市、贷款,要好生生做人,好生生经商。

没想到,大儿子李贵山却第一个叛逆,打了自己母亲的脸。

经员工爆料,陶碧华对企业的管理模式是“亲情式”管理,小到帮员工煮鸡蛋、包宿舍,大到帮员工介绍对象,有助于提高公司的凝聚力。

但李贵山对家族企业没有那么上心,他喜欢投机取巧,所以沉迷炒股投资。

2005年,李贵山辞去老干妈总经理的职位,将陶华碧辛苦创下的家业投入到了资本游戏当中。

结果都赔得很惨,2013年,李贵山又看中了云润天阳的房地产项目,还利用老干妈的品牌效应替自己宣传。

没想到开发商拿钱跑路,交付了一座座烂尾楼,钱财两空的业主们咒骂连天,叫嚣着让老干妈赔钱。

眼看事情越闹越大,懦弱的李贵山躲了起来。

67岁的陶华碧不得不豁出老脸,出面回应:“李贵山的个人投资行为,与老干妈公司没有关系。”

2014年,老干妈的年销售额不仅首次突破40亿元,还登上了中国最有价值品牌500强名单。

临近退休,陶华碧只能将公司教给了两位儿子,其中,大儿子李贵山游49%的股份,小儿子李妙行有51%的股份。

因为2%的差别,公司的大权被李妙行紧紧握在手里。

创业30年来,陶华碧身体力行,她对儿子们传授做企业的经验,“要一步一脚印,一步一脚印地走。”

一直以来,陶华碧都觉得,做生意要凭良心来做,凭职业道德来做。

她希望儿子们能继承自己的衣钵,子子孙孙都要把“老干妈”这个品牌传递下去,做到一万年。

没想到,小儿子李妙行也不争气,并差点毁掉了老干妈这个品牌。

04

陶华碧隐退后,李妙行连续捅了好几个大篓子。

第一,老干妈辣酱以前的原料都是采用地地道道的贵州辣椒,但李妙行为了节省成本,换成了河南辣椒。

而且原来的人工酿制程序也换成了效率更高的机器酿造。

这种偷工减料的改变直接导致辣酱的风味大不如前,收到了不少消费者的投诉,甚至贵州本地人都爆料,老干妈的原料以次充好,使用味精来提味。

因为李妙行不擅长对公司经营管理,导致老干妈前员工对位私自泄露了配方,直接导致企业损失了一千多万元。在2017年,老干妈厂房就屡次被群众举报有油烟问题,2019年厂房就因故失火,烧毁了三分之一的产能线。

所以,在李妙行错误的操作下,老干妈的营业额逐年下降,再也回不到以前的辉煌。

而大儿子李贵山的心思一直都在投资上面,他参与的项目5年累计亏损6000万元。

仅2017年一年,李贵山就亏损了4899万元,他自己创办的企业,负债总额达到了9.54亿。

两个儿子都如此不顶用,于是2021年,陶华碧不得不重新出山。

陶华碧当众向公众保证,老干妈的产品质量绝对没有问题,因为原料替换成了河南辣椒,口感才会有所改变。

后来陶华碧抛弃了在生产了所有辣椒酱,将原料换回了贵州辣椒,才挽救了老干妈全面崩坏的口碑。

但时代变化末端,虎邦、佐大狮等网红辣酱凭借花样百出的营销手段,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欢迎。

坚守传统的老干妈似乎已经不再吃香了,但74岁的陶华碧仍不想认输。

“等我颈椎治好后,我还要生产新的产品,我现在才20个产品,我要做到200多个。”

陶华碧是一位坚韧的母亲,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为了孩子,她都从未放弃。

陶华碧也是一位可怜的母亲,她对孩子的过度保护和溺爱,才让老干妈差点毁在儿子们的手里。

有一种母子关系叫做“母强子弱”,如果母亲的个人能力很强,喜欢包办家里大事,那么孩子的能力必然得不到有效发展,怎么做都无法获得与母亲一样的成就。

这种“母强子弱”也会导致“母慈子败”,李贵山和李妙行之所以行差踏错,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们总是依靠母亲陶华碧来处理烂摊子,还没有真正的长大。

希望陶华碧能理解“慈母多败儿”的道理,让自己的儿子们直面错误,真正负起对企业的责任,将老干妈好好传承下去。

也希望李贵山和李妙行能牢牢记住陶华碧的一句话,“实实在在做人,实实在在做生意,实实在在做产品。”

企业家好好地做企业,不去弄虚作假,才能让消费者放心。

关键词:

Copyright   2015-2022 全球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豫ICP备16036756号-6   联系邮箱:nuoxi 7979247 @sohu.com